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杂志栏目
杂志栏目-> 评论
银行业为实现“中国梦”能做什么?
作者: 王光宇 / 时间: 2013年 4月号

当下,正值银行业发布2012年年报之时,“中国梦”这个词风靡神州大地。打开电视、电脑、报纸、书刊,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草根”百姓,都在谈论“中国梦”,都在展开想象的翅膀,奋力从各自角度阐释这一宏大主题。317日,李克强总理的中外记者见面会结束后,在场记者疯抢领导人留下的水,生动地诠释了普通大众对于“中国梦”的渴望——希冀借领导人的强大气场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中国梦”这个提法的起源,想来必定是与两个因素有关。一是受到所谓“美国梦”的启发,我国人民向来在一些领域具有扎实地引进、吸收、消化并创造新东西的本领。或许可以假设,“中国梦”这个提法可以很大程度上将大家凝聚起来,投身社会主义建设。二来恐是受到前两年渲染中国模式的影响,觉得“中国梦”正好是中国模式的载体,提出来可以扬眉吐气,增强民族自尊心。以下对“中国梦”的两种可能的起源逐一分析。

关于“美国梦”,“美国梦”诞生于16世纪到19世纪的美国社会。彼时,许多欧洲贫困人口受到工业化运动的冲击,普遍产生阶层固化、道德沦丧和信仰缺失等问题,这些人口移民到美国后,享受到了美国社会所谓的平等、自由、民主带来的好处。“美国梦”的核心在于相信任何人只要依靠自身的勤奋、奋斗和智慧就可以成功,实现人生理想。中国自1978年以来经济发展迅速,但在高速发展的背后也不同程度出现了一些与前美国移民时期类似的问题,此次提出“中国梦”的概念,正是对发展中伴随的深层次矛盾的终极回应,希望借以号召人民继续投身现代化建设,并在国家发展的过程中附带实现个人梦想。

至于“中国梦”的另一起源——中国模式,主要产生背景是前两年我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后,经济学界和政治学界为这一异乎寻常的现象给出的一个理论演绎。两年前,这个提法正被“炒”得火热之际,我购买了新加坡国立大学郑永年教授的《中国模式:经验与困局》一书,但粗略翻了一下,感觉该书提到更多的是困局多一些,而经验却少一些。给人的直觉是,中国模式真要为世界接受,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一般意义上,大家把梦想作为一个追求的目标,多是基于对目前境遇的不满,把梦想作为一个寄托。按照目前主流媒体对领导人讲话的报道,“中国梦”的内涵主要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和人民幸福。如果金融业尤其是占据半壁江山的银行业,能够在这一过程中有大的作为,能够对实现“中国梦”做出一些实实在在的贡献,对人民福祉的提高有所帮助,而不是空喊口号,则既能够满足社会各界的期待,也将是中国金融业之“大幸”。

中国银行业需要做什么,能够做什么?

2012年年中以来,一些外国分析机构和分析师开始了又一轮唱空中国银行业的活动,如标准普尔多次以吸引眼球的“中国银行业或迎资产质量下行期”、“中国银行业可能面临窘境”等为题发布研究报告,对我国银行业的发展提出种种警告。2013年以来,关于中国银行业有问题的报告更是逐渐增多,大有一种中国银行业已经“大事不妙”的感觉,一些报告甚至号召投资者迅速清空在股市的银行股票,因为银行股的估值过高。这不由让人回想起1995年银行业改制上市前,外界“唱衰”我国银行业的情景。按照他们的逻辑,中国银行业正在面临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如“4万亿”带来的不良资产涌现狂潮、中国经济增长减速对银行业增长的冲击、银行业利润的存贷差依赖症和银行核心竞争力不足等。但事实究竟如何?根据各家银行刚刚披露的2012年年报,国内上市银行尤其是股份制银行在经营上仍然保持了较好的增速。例如,浦发银行和光大银行的年报显示,这两家银行的营业收入、营业利润都实现了超过20%的增速,尤其是光大银行营业收入同比增加29.78%,净利润同比增长30.74%。建行、农行和中行的年报显示,尽管体量庞大,三家大型银行2012年净利润增速依然超过了10%。尽管该业绩相对于前几年动辄20%多的增长率有所减低,但10%的增速已不是一个小数字,如果按照这种增长速度,盈利在78年就可以翻一番,——这并不是每个行业都可以达到成绩。这就产生了新的疑问,外资机构唱空中国银行业,也许真是要设个“局”,找机会提前享受“中国梦”带来的好处。但话说回来,我们要认识到,“中国梦”绝不是一个宏大的、虚无的话语体系,不是难以实现的“神话”,而恰是需要有现实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来支撑。

目前,恰逢政府换届,各个地方、各个行业都憋足了劲,准备大干一场,银行业也面临又一次难逢的机遇,不妨可以考虑在以下几方面入手:一是继续深入服务实体经济,抓住实现“中国梦”必定要依靠实体经济真正发展的战略机遇,通过支持实业发展,与其“同呼吸、共命运”,促进自身的发展。当然还要考虑到国家的产业政策、监管要求等,需要强调资源配置合理,进行结构调整,有所为有所不为。二是贯彻“服务大众是银行经营永远挖不完的矿”的思想,在帮助人民实现个人梦想的过程中“捎带”着赚钱。从世界范围来看,中间业务已成为银行利润增长的真正支柱,银行卡服务、投资理财服务、消费金融服务、收费业务等均是银行中间业务的重要来源,而这些业务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个人的需求。可以想象到的是,普通大众追逐梦想必定少不了这些需求,从而顺利成章地要求社会提供相应的金融服务。银行真正要做的是“精耕细作”,扎扎实实打好这场“人民战争”,此后的丰厚回报也将是水到渠成。三是未雨绸缪,面对利率和汇率市场化的趋势,积极应对,做好相应机制建设,特别是进行定价能力建设、研判合理的业务模式、抓好IT系统建设、搞好风险内控机制建设、夯实各项业务能力基础,以便在未来的激烈竞争中持续发展,力争上游。如果这些方面都做好了,银行业成为实现“中国梦”的主力军,或许不是太难做到的事。

(作者单位:中国建设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