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杂志栏目
金融与现代农业
作者: 周贵义 / 时间: 2014年 4月号

编者按:

农业现代化中国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战略,但是缺乏金融支持成为农业现代化发展的一块短板。农村金融体系薄弱,农村资金外流问题突出,农业保险发展滞后,农村金融环境亟待改善。这些问题的背后又是什么样的逻辑选择?政府应如何根据游戏规则,合理使用激励手段形成共赢局面。银行应该如何平衡利益与风险,长期目标与短期目标?农业本身又应如何积极争取政府与金融的支持?本期特以此为题,选择了两个有代表性的案例来进行讨论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位于黑龙江、乌苏里江和松花江汇流的三江平原腹地,行政区内耕地总面积达2970万亩,占黑龙江省耕地面积的13.89%,耕地相对集中连片,非常有利于现代化大农业发展,是我国现代农业示范区和三江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素有“北方粮都”、“中国大豆之乡”、“东北大米之乡”的美誉。2013年,全市粮食产量达到320亿斤,占全省总产量的1/4,实现“十连增”。近年来,在人民银行货币信贷政策的积极引导推动下,各涉农金融机构不断加大对对现代农业的信贷资金支持力度。但随着黑龙江省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深入推进,金融支持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的诸多瓶颈问题日益凸出。主要表现为日益增加的现代农业对资金的需求无法得到有效满足。

 

农业:需求似火

生产成本投入加大导致农业生产资金需求持续增加。一是种子、化肥等农资价格不断上涨。近5年来,佳木斯市水稻、玉米、大豆三大主要种植作物种子价格同比分别上涨51.6%36.1%18.7%,化肥、农药和农膜价格同比分别上涨32.7%26.2%23.1%。二是农用柴油价格快速飙升。当前佳木斯市柴油价格为8112/吨,较2009年初上涨3112/吨,涨幅高达62.24%。三是农业劳动力成本持续增长。据抽样调查显示,2013年佳木斯市农业生产劳动力成本较2009年增长超过70%,目前春耕雇工平均成本达到了每人每天150元,春耕水稻插秧雇工成本甚至超过了每人每天300元。四是土地流转价格即土地承包费不断攀升。2013年,佳木斯市水田承包价格为800010000/公顷,同比增长约2000/公顷,增幅约为29%;旱田承包价格为55007500/公顷,同比增长约1000/公顷,增幅约为18%

农业产业化快速发展导致经营资金需求增加。目前,农业产业化经营的资金需求主要是农产品原料收购、农产品加工、产品储存及销售四方面用途。近年来,农产品原料价格、运输费用、厂房费用等一系列生产成本不断上涨,推动农业产业化经营资金需求不断增加。

农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资金需求巨大。未来510年,佳木斯市还需以大水利建设为牵动点,加大10个大灌区、12个中型灌区建设力度,确保粮食增产。因此,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预计还需要21亿元的资金支持,其中:仅三江平原勤得利灌区的工程概算投资就达9.5亿元。

农业机械化生产资金需求快速增长。近年来,佳市积极引导和发展现代化大农业机械化生产,不断加强新型农机装备制造产业建设,加速推进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发展,辖区农业机械化整体水平大幅提升,使得农业机械化发展资金需求进一步加大。未来随着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和土地流转速度加快,小型农业机械向更大马力农机装备升级,以及农机专业合作组织的发展,农业机械化资金需求将继续以每年超过17%的速度增长。

农业科技投入需求不断增长。农业科技是加快现代农业建设的决定力量。在农业科技成果的转化和形成产业化的过程当中,资金问题始终是一个关键性因素。此外,农业科技在新技术、新工艺和新产品研发,科学技术推广使用等方面也需要大量资金支持。

 

金融:平淡似水

金融担保体系不完善。金融总量偏低与农业地区资金需求旺盛不协调。不是银行部门资金不够,金融担保体系不健全才是重要内因。长期以来,农户联保贷款是涉农金融机构发放的主要农户贷款模式之一,随着农户多户联保贷款的风险积聚,2013年,这种模式贷款开始淡出市场。农村地区担保抵押物不足的问题越发凸显,成为制约金融部门加大信贷投入的瓶颈问题。短期内“银行难贷款,农户贷款难”的尴尬局面依然难以根本改变。

风险与激励机制不协调使金融支持农业发展积极性不高。一方面,信贷风险居高不下。近年来,通过资产剥离、呆账核销、专项中央银行票据置换等方式一度解决了金融机构的历史包袱问题。但从佳木斯市现状来看,金融机构税前提取拨备的比例较低,受财政补贴能力不足、农业保险发展滞后、直接融资发展滞后等原因影响,信贷风险多集中指向银行业金融机构。另一方面,涉农贷款奖励政策执行不到位,难以有效发挥激励机制的作用。20109月,财政部下发了《财政县域金融机构涉农贷款增量奖励资金管理办法》。然而有调查显示,目前黑龙江省近七成县(市)未有效落实涉农贷款增量奖励政策,包括佳木斯市也在其中。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约了涉农金融机构加大支农信贷投放的积极性。仅以佳木斯市邮政储蓄银行为例,截至2013年年末,全市邮储贷款余额35.14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52.29亿元,贷存比仅为23.08%,大量资金上存和存贷比过低现象同时存在。由于大量资金外流使该银行机构参与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的作用显著减弱。

金融机构信贷方式创新受农村基础设施管理不到位制约。从实地调查来看,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贷款资产管理权限不清、产权归属不明、信贷方式创新滞后和承贷主体无法落实,也是目前制约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贷款投放的主要原因。

金融生态环境有待进一步改善。突出表现在金融维权成本居高不下,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金融部门信贷投放积极性。据对佳木斯市某金融机构调查,2011年至今,共向当地司法部门诉讼不良贷款1.2亿元,至今仅追回0.3亿元,回收率为26.8%;支出相关维权费用322万元,占回收贷款的10.4%。金融维权成本居高不下,导致金融部门维权望而却步。

 

政策建议

扩大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地区商业银行分支机构的贷款审批权限。改善当前信贷管理体制,适当下放信贷审批权限, 合理确定农业信贷规模。目前各商业银行贷款审批权限远远不能满足涉农企业扩大再生产和技术改造的资金需求,需要通过省级分行甚至总行才能办理。建议各商业银行转变经营理念,围绕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的客观实际,适当下放贷款审批权,以保证黑龙江省现代农业发展所需的金融供给能力。

推广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模式。现代农业发展离不开规模化经营,规模经营所需大额资金的担保,需要有效的规模土地作保证,只有破解了这一难题,才能有效保障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组织的资金需求。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加大土地流转的引导力度,积极为流转土地经营权颁发权证。通过推广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模式,进一步提高涉农金融机构防范贷款风险的能力。

扩大农业保险服务范围。农业是基础产业,同时也是弱质行业,农业贷款同其它贷款相比,受自然条件、生产周期等客观因素影响较大,贷款主体脆弱、承担自然风险的能力低。从目前看,一旦遇到较大的自然灾害,保险理赔情况并不理想。所以国家应尽快出台相应的农业保险扶持政策,为高风险的农业生产提供配套的保险服务。

探索涉农企业直接债务融资试点。现阶段涉农企业融资渠道单一,大部分企业只有银行贷款这一条外部融资渠道。一旦出现资金需求增加或银行贷款受阻等突发情况,企业无法及时获得融资支持,资金链就会出现问题。而粮食加工企业流动资金需求量都比较大,动辄几百万、上千万,通过企业间借贷或民间借贷无法满足,而且利息费用较银行高出许多,对于只是用于短期周转的企业来说,融资成本太高。针对这种情况,应创新思维模式,推动企业直接债务融资试点,解决企业融资渠道单一的问题。

进一步完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针对农村金融需求的特点,加快构建功能完善、分工合理、产权明晰、监管有力的农村金融体系显得迫在眉睫。有关部门应抓紧制订农村新办多种所有制金融机构的准入条件和监管办法,在有效防范金融风险的前提下,尽快启动试点工作。在继续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的基础上,引导县及县以下的邮政储蓄资金回流农村,加大政策性金融支农力度,扩大现代农业发展所需的中长期贷款比例,培育竞争性农村金融市场。在有条件的地方,可以探索建立更加贴近现代农业发展的小额信贷组织。

发挥政策导向作用,降低现代农业融资成本。通过补贴、税收等优惠政策的杠杆作用,引导资金向现代农业倾斜。针对对金融机构投放现代农业相关项目贷款利率下浮到一定幅度的,应由政府部门对该部分贷款给予税收、融资等方面优惠,间接降低现代农业贷款融资成本。

加快抵押担保和风险补偿体系建设,增强银行信贷风险承担能力。探索设立农户贷款担保公司、涉农小微企业担保公司、村级信用担保公司以或担保基金等组织,专门为相关贷款提供融资服务。各级政府财政部门都要出台“三农”贷款资金风险补偿措施,根据地区发展实际,合理确定中央、省政府及地方政府的补偿比例,有效分担和分散金融机构的信贷风险。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银行佳木斯市中心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