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杂志栏目
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监管新规评析
作者: 李泽廷 / 时间: 2014年 6月号

2013年下半年,社会上盛传监管机构即将出重拳治理银行同业业务,但是一直到最近的两文件出台,一直没有全国性的监管文件推出。2014年年初以来,银监会各派出机构纷纷从不同角度发文加强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同业业务的监管问题。2014516日,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银发【2014127号,以下简称“127号文”)。银监会也发布了配套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同业业务治理的通知》(银监办法【2014140号,以下简称“140号文”)。本文对两新规出台的背景、核心内容、存在的不足及其对银行业的影响做一评析。

 

新规出台的背景

近年来,我国金融机构同业业务创新活跃、发展较快,存在部分业务发展不规范、信息披露不充分、规避金融监管和宏观调控等问题。

同业业务发展迅猛,规模日益巨大。央行数据显示,2009年年初至2013年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纳入存放同业、拆出资金和买入返售金融资产项下核算的同业资产从6.21万亿元增加到21.47万亿元,增长246%,是同期总资产和贷款增幅的1.79倍和1.73倍;纳入同业存放、拆入资金和卖出回购金融资产项下核算的同业负债从5.32万亿元增加到17.87万亿元,增长236%,是同期总负债和存款增幅的1.74倍和1.87倍。上市银行相关数据显示,2013年年末,天津银行盈利资产构成中,发放贷款等资产占比都出现了下降,仅有同业往来款项大幅增加,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规模为718.93亿元,上一年仅为95.82亿元,规模增加了约6.5倍。又如,2013年渤海银行买入返售金融资产的利息收入达到84.24亿元,而同期的贷款及垫款的利息收入仅100亿元。一些大行的同业业务规模增长也较快,如2014年一季度建设银行存放同业款项余额为4468亿元,比2013年年底增长39.07%;拆出资金2064亿元,较2013年年底增长35.76%;买入返售资产更是达到4562亿元,比2013年年底增长62.12%;中国银行买入返售金融资产2014年一季度末余额则高达7203亿元,相比于2013年年底数据翻了一番。

银行内部管理体系不完善,欠缺规范性约束。在银行同业业务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外部监管规范未能跟进,银行内部趋利动机助长了自我规范缺失,尤其是一些中小金融机构,其内部管理架构和治理体系本不完善,在逐利的目标之下不同业务部门竞相拓展高收益的同业业务,分支机构也积极涌入,授信授权、系统管理、操作风险防控均难以有效跟进。尤其是在一些存在与信托、租赁、保险、基金等有关联关系的机构之间的交易更为简单、快捷,缺乏清晰的制度和合约约束。

监管套利,规避宏观调控和监管约束。传统的同业业务虽有些规范文件,但是在存款准备金、存贷比约束方面缺乏规范,特别是目前时兴且占比显著提高的买入贩售、同业投资等业务缺乏相应的监管规范。传统的贷款也有较为成熟的监管约束体系,但是通过结构化的同业业务所实现的融资则规避了存款、贷款的种种监管成本。同业业务衍生出来的金融资产分散于不同层级、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体系中,由于有关机融机构在财务会计核算、数据电子化方面的差异性、多样性,监管层很难准确获取相关数据,这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宏观调控基础数据的收集。

追逐高额收益,助长社会融资成本提升。从部分银行公布的数据来看,同业业务已经成为部分银行净利润的主要来源,尤其是数量众多城商行、股份制银行纷纷加入同业业务拓展大军。有关数据显示,2013年,天津银行实现净利润34.35亿元,同比增长30.14%,远超上市银行2013年平均10%15%的净利润增速。一些银行机构充分利用关联化的租赁、信托、证券、基金、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通过结构化的同业业务将本可直接贷款给某一客户的业务转化为多层次、多机构参与的同业业务,从而收取名目繁多的费用,促成整个集团化收益的大幅提高,据某些机构调查分析,有的融资成本本可控制在贷款基准利率上浮20%30%的水准,但是通过结构化的同业业务之后综合融资成本可能高达18%25%。这势必主张社会融资成本的大幅提升,进而伤害实体经济的发展。

同业业务交融以及会计披露不规范。在同业业务中,买入贩售和同业投资往往都与理财业务密切关联,买入贩售和同业投资大大强化理财资金投向的间接化、复杂化,高收益的驱动下滋长了金融机构借助理财平台拓展同业业务的动力,增大了作为理财资金管理人、代理销售人的银行对资产风险的评估和预判的难度,也增大了理财产品购买人识别、预判风险的难度。由于对同业业务缺乏较为系统的规范,新型同业业务如买入贩售、同业投资等业务的会计核算问题难于有效解决,使得各金融机构核算的方式方法和标准也存在差异,制约了同业业务的宏观分析。在信息披露方面,仅有部分上市银行对同业业务及其发展情况有所披露。监管机构获取有关数据较为被动和零散。这不利于金融体系中同业业务有关数据的统计、监测、分析和针对性地采取相应监管举措。

 

新规的核心内容

127号文的核心内容

127号文就规范同业业务经营行为、加强和改善内外部管理、推动开展规范的资产负债业务创新等提出了十八条规范性要求。该文件的核心内容包括以下几方面。

对基本同业业务种类逐项界定,并明确规范其会计核算要求。首先,明确限定同业业务为境内金融机构之间开展的业务。其次对同业业务的核心特点做了概括并对基本种类做了列举,即为“以投融资为核心的各项业务”,基本类型包括同业拆借、同业存款、同业借款、同业代付、买入返售(卖出回购)等同业融资业务和同业投资业务。再次,逐项对前述同业业务进行界定,同时强化其会计核算的要求。同业拆借、同业存款和同业借款较为传统不必详述。值得注意的是,较为传统的同业代付业务,因近年来保理等贸易结算业务的快速发展,一些金融机构也对该业务进行创新和变通,进而衍生出变型的融资结构,127号文对此做了专项要求,即“同业代付原则上仅适用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办理跨境贸易结算”。值得特别指出的是,127号文对新近发展起来且颇受银行业金融机构青睐且表现千姿百态的“买入返售(卖出回购)”“同业投资”两类业务做了明确界定。在买入返售的金融资产对象上,明确限定为“银行承兑汇票,债券、央票等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具有合理公允价值和较高流动性的金融资产”。同时明确了概括性地要求资产具有“合理公允价值”“较高流动性”,至于这两个要求如何来具体操作,127号文并没有进一步明确。在会计核算上,127号文还对卖出回购方做了约束,要求其不得将业务项下的金融资产从资产负债表转出。同时,127号文在同业投资的界定上,侧重资产类型和资产管理主体的限定。

禁止在返售(卖出回购)和同业投资中借助第三方信用担保。在金融机构同业业务实践中,存在银行买入返售业务的交易对手并不一定是提供融资项目的银行,而是引入了过桥银行,将信贷资产变成同业资产,提供融资项目的银行在交易过程中实质上提供了隐性担保。127号文旨在杜绝前述借助同业业务偷渡信贷规模及相关风险监管。127号文明确指出,金融机构开展买入返售(卖出回购)和同业投资业务,不得接受和提供任何直接或间接、显性或隐性的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

 

…………

全文请参照《银行家》杂志2014年第6期)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