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杂志栏目
杂志栏目-> 思想平台
杂谈领土问题
作者: 高续增 / 时间: 2014年 6月号

最近国际上的领土争端

最近的国际时事,有太多的领土争端事件集中爆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在它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缘由和道理?

其实在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领土问题都应当是最敏感的问题,只不过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比领土问题更急切的问题同时现身,就显得它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了,其中有民族信仰、传统文化转型期间引发的民族内部冲突,还有意识形态问题等。

例如有历史资料显示,清朝末年,为了得到日本政府对革命的支持,孙中山许诺“满洲将来任由日本人来安排”,这一点与同盟会的“驱逐鞑虏”主张是一脉相承的。

又如冷战时期,意识形态问题又出来跟着搅乱。上世纪50年代,受不了金日成死乞白赖地索要“白头山”,说那是朝鲜人的发祥地,毛泽东就把多一半天池划给了朝鲜;为了跟印度争抢尼泊尔的感情,周恩来出言大方:“珠穆朗玛峰中尼两国各有其半。”那时,两大阵营剑拔弩张,双方下全力争取的是阵营的扩大,把尽量多的国家和民族争取到自己的阵营内,或者至少不要成为对方的同盟军。双方极力夸口自己所信奉的意识形态的优越性和完美性,国家间的关系表现为政治关系,而“阵营”之间的界限更为敏感,那是一条“火线”,战争更有可能爆发在阵营之间,划分和管理阵营内各国的国界的意义反而次之了。

后冷战时期,国际间的意识形态色彩淡化了,各个国家和民族更注重经济发展了,于是那些本来不起眼的边远小块领土就成为争抢的目标。尤其是现代科技的发展,使得海洋石油成为重要的经济资源,而最近几十年来的深海石油勘探技术又让以前无人居住的岛礁成为各国开发石油资源的主权象征,这就使南中国海成为了东亚紧张局势的导火索。这是第一类的领土问题,是现在南中国海岛礁争端的来历。我就纳闷,为什么挪威、英国和其他北大西洋国家就没有因为发现北海油田而闹得不可开交呢?

民族杂居常常引起领土问题的纷争。现在闹得很激烈的乌克兰国内冲突是个典型。在现在的乌克兰境内,居住着两个主要的民族——俄罗斯族和乌克兰族。在前苏联时期,由于同属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的边界几乎相当于我国国内的省界,为了经济发展的需要和其他一些因素的影响,克里米亚半岛划归到了乌克兰境内。这个变动也与赫鲁晓夫是个乌克兰人有关,但是那时俄罗斯和乌克兰两国人们相安无事。苏联解体以后,许多留在乌克兰境内的俄罗斯人希望居住地回归俄罗斯联邦,于是趁着乌克兰发生内部争执所引发的动乱,才有了今天仍在进行中的领土冲突问题。类似的还有前南斯拉夫。当铁托利用威望把巴尔干统一为“南斯拉夫”后,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波黑、斯洛文尼亚、阿尔巴尼亚等各个民族居住地之间没有了边界;铁托一死,南斯拉夫解体就引发了分家之痛,战争打得很惨烈,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中国人也有因此而成为冤鬼的。

二战后的“结论”不很明确也留下了一些“后遗症”。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本应当把所有侵占的中国领土都归还给中国,但是由于一些历史原因,中国没有及时向钓鱼岛派驻管理机构或边防部队,造成了日本人对钓鱼岛的“实际管辖”的假象。不能不说,中国国内的阶级矛盾和党派冲突引发的国内战争也负有一定的历史责任,但是当前情况下,夺回对钓鱼岛的领土管辖权是当务之急,不能让日本人继续得逞。这类问题本来有对二战做结论的开罗宣言可以作为解决问题的依据,但是美国人却因为害怕中国未来的强盛而处处偏袒日本人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使得日本人狐假虎威拒不认罪,至今已经成为影响中日两国关系的重大障碍。

俄罗斯与日本之间的岛争也是如此。尽管俄罗斯所谓的南千岛群岛(日本人所谓的“北方四岛”)以前是日本渔民居住和生息的地方,但是为了吸引当时的苏联参加对日本人的作战,罗斯福大包大揽地许诺苏联人战后能得到日本北方的岛屿。果然,战后南千岛群岛被苏联占有,与冲绳一样成为监视日本军国主义的桥头堡。罗斯福原想让中国驻军冲绳(因为那个被称为“琉球”的地方,本来就是中国的藩属王国),让苏联驻军南千岛群岛,苏联人乐不得了;可是蒋介石不干,因为他不愿意把军队驻扎在海外,怕影响了他在国内对付共产党的战略部署。而苏联人秉承了沙俄帝国对领土的贪婪与欲望,一旦占有,就别想再让他归还或者退出。中国的大连军港是1956年毛泽东好不容易才从赫鲁晓夫手里要回来的,不愿意归还的理由有许多,什么“为了保持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战斗力”等等,还一条是,在二战后期,他们有数万红军战士死于与日本关东军的交战中。

在所有领土问题中。以最近在乌克兰发生的事情最令我感到意外。我曾经以为,冷战后在欧洲再也不会有战争的阴云出现了,没想到却接连发生了科索沃战事和克里米亚争端,后者竟然被有些人耸人听闻地预测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前兆”,他们看到俄美两国在这个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似乎都没有退让的余地。

中日间、日韩间、日本和俄罗斯间的领土争议,以及南中国海岛礁争议,虽然没有突发性,却难以在短时间内有解决的前景。

 

国界怎么划,谁说了算?

强者决定——领土的第一原则

所有问题都是民族主义思维在背后起着作用。

领土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以后才强化为难解的问题的。在前文明时代,解决部落间、民族间、种族间的土地所有权问题很简单,就是打一场生死保卫战就可以了,谁强大,能把对方打服了,谁就说了算,强者通吃,弱者不但没有发言权,给你点穷山僻壤让你有个地方将就生存就算是仁慈的了,再不服,斩尽杀绝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根本没有道义上的是非曲直。因此,领土问题在本质上是没有道理可讲的,这就是第一原则——强者决定。

中国人的始祖,以前只认炎黄二帝,现在把蚩尤加上去了,因为现在的苗族彝族瑶族等西南少数民族不认炎黄为祖先。当初蚩尤率下的部落居住在现在的河北南部河南北部一带,我们汉族人本不是这块地方的原住民,兴起西北黄土高原的炎黄二帝率领下的古华夏联军,打败了蚩尤领导下的“九苗”,才一步一步地把他们驱赶到西南山区的。可见,我们中国人在远古历史上,同样也是一个信奉着武力哲学的强悍民族。其实,在现代世界上,看似井然的国际秩序一旦发生变异,“强者决定”原则还会重新冒出来从基础上发挥作用的。“落后就要挨打”,说的就是力量的重要性,你这个民族不强大,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领土问题上吃亏,没有力量保卫你的领土,即使现在拥有土地,也会失去对领土归属问题的发言权,乌克兰发生的事情,就是一个例证。

先占者所有——领土的第二原则

当不存在当时双方的实力强弱问题时,讲道理的双方心平气和地谈判领土,就会摆出这样的原则。这块领土是谁发现的,是谁先占有的,是谁实际控制的,这些就成为确定领土归属的第二原则。拿出能证实是我发现的或先占有的证据,对方就应当理智地退出争议,于是这起领土纠纷就圆满地获得了解决。

这是理想化的例证。我们对西沙群岛的领有权,有充分的历史证据,这些证据不光是存在于我国的有关文件档案里,一些外国的历史资料(地图、文字记录等等)也能作为辅助证据,站在我们的一方。

但是往往事情不是总那么简单化,当巨大的经济利益摆在面前的时候,人们常常就会做出不明智的选择。越南现任领导人就置几任前领导人的言论和越南以前出版的正式文件和地图于不顾,悍然在属于我国的西沙群岛的几个岛礁上竖起钻井平台。越南的这些做法背后的歪理是这些岛屿距离他们的大陆海岸线较近,这怎么能作为原则呢:看看爱琴海上的群岛,许多岛屿几乎都贴上了土耳其的海岸线了,可是它们都是希腊的领土。土耳其不比希腊强大么?不是的,历史上的希腊人一直就是航海大国,那些岛屿就是希腊人发现和据有的土地,土耳其人只能接受这个现实。这个例子可以成为解决西沙群岛问题的一个佐证。

第三方公论(公允原则)——领土的第三原则

在以上两个原则之后,第三个原则是公认原则。如果没有以上两个原则成为裁决的依据,只好用公认原则了。谁也说不清这块土地是谁的,那就请无关此事的第三方来参与裁决了。当然这个第三方必须是公正无私的,不能偏袒一方,不能暗地里与事件的解决结果发生利益关联。公正的国际法院可以充当这样的角色。问题是,当前可以适用这个原则的例证实在太少了,如果在第一原则已经不起作用、同时第二原则又很清晰的时候,就没有必要适用第三原则了。即如中国的南海诸岛争端,几百年前中国的渔民就发现和开始利用它了,那时,现在跟我们争抢这些岛屿的人的祖先还没有文字呢,根本没有本事到海上去讨生活。中国在西沙群岛问题上所面对的局面是,国际上有一股势力企图遏制中国当前的发展势头,他们希望看到一个实力增长不那么迅猛的中国经济体系,于是,在看待这个问题时就不可避免地把自己的意愿融化于“公允原则”了。今后国际上的那股害怕中国发展壮大的势力会长时间地企图发挥作用,这是我们中国人需要认真对待的局面。

 

其他类型的领土问题 

美洲和澳洲这两块大陆,由于远离欧亚大陆,那里的人种和民族的文化一直长期独立发展,因此无论从实力来讲或者从影响力来讲,都无法与欧亚大陆多民族文化相比。当欧亚文化势力入侵这两块大陆以后,原来在这两块大陆上繁衍生息的人种就成为了“被殖民”的对象。曾经的主人被奴役甚至被屠杀,有的人种或民族失去了自己的文化和历史。

当殖民者站稳了脚跟以后,忽然良心发现,感到有些对不住原住民了,于是就颁布法令建立了“原住民保护区”,企图把原住民的文化作为博物馆文化保存下来。虽然这不足以洗刷尽殖民者历史上的罪孽,但是现在有了这样的“反省”总比没有要强一些。2008213日,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在国会发表演讲,正式向原住民道歉。当然。道歉只是道歉,澳洲这块领土可不会完璧归还给原住民的,原住民还是得居住在那些保护区里。

类似的问题其实也出现在日本列岛上。现在的日本人其实也不是日本列岛原来的主人,就连他们自己也无法说清楚那个大和民族是怎么个种,只知道日本列岛上现在还有最原始的原住民。他们现在也跟美洲大陆和澳洲大陆上的原住民一样生活在远离大都市的保护区里,以前连原住民的身份都不予承认。日本国会参院在200866日上午的全体会议上通过决议,承认阿伊努族是土著民族,要求政府采取综合措施提高该民族的社会地位。相似的还有虾夷族人,他们被迫迁移到荒凉的北海道,忍受了好几个世纪的族群歧视。

现在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有了主人,除了极其寒冷的南极洲。好在有关于利用南极的国际公约,它规定了南极只用来作为人类进行科学考察的基地,不承认任何国家声称的领土诉求,这是人类发展到“阶段理性”的时候做出的明智决策。

地球上的土地瓜分完毕,从上个世纪下半叶起,美国人开始盯上了月球上的土地。如果按照上面的原则办事的话,月球是谁的领土就不是个问题了。1969721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1点,尼尔·阿姆斯特朗第一脚踏上月土时,本来应当按照“上级”的指示宣布他的脚刚刚接触的这块土地已经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了”,但是他临时改变主意,说他是代表人类登上月球的,后面说了那句著名的话:“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但却是人类的一大步。”美国政治确实是充满了宽容的精神的,本来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中有人主张对他的这个自作主张的行为进行惩处的,后来,慑于可能来自国际上的巨大舆论压力和阿姆斯特朗的人格魅力和巨大贡献而不了了之了。

——本来么,囿于历史上人类狭隘的家族观念民族观念才产生了纷繁复杂的领土问题,现在为了“维稳”,国际上也不得不维护着种种关于领土政治的权威理论,但是如果把眼光再放得长远些,其最终的结果必定是:除了上苍画出的自然界线以外,所有人为了私利(无论小私还是大私)在地球表面上画出的各种非自然的圈圈线线,都将彻底地消失在茫茫的时空长河之中,变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