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杂志栏目
杂志栏目-> 金融法苑
关于银行存款的格式条款之争
作者: 王子月 / 时间: 2014年 12月号

基本案情

201210月,储户章文在文洲A银行东荣支行办理了一张卡号×××的银联IC龙卡通。20131012日,章文本人在安京,该卡内金额被人在南镇百货大楼集团有限公司大宝珠宝店POS机消费共计506222元。20131015日,章文向文洲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经侦大队报案,案件至今尚未侦查完毕。双方由此对责任承担和赔偿问题发生纠纷,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章文在A银行东荣支行开设个人银行账户,双方形成储蓄存款关系,文洲A银行东荣支行负有保障章文存款安全的义务。20131012日,章文卡内金额被人消费时,其本人尚在安京,在发现卡被盗刷后,章文及时报案,结合南镇警方对章文卡内金额被盗刷的珠宝店店员的询问笔录,可以推定是他人持章文银行卡的伪造卡进行刷卡消费,从而导致章文账户上资金发生损失。因此一审法院判决中国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文洲东荣支行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章文506222元及利息,案件受理费9213元,由章文负担510元,中国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文洲东荣支行负担8703元,驳回章文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章文在A银行东荣支行办理龙卡通,双方的储蓄存款合同已经成立,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履行该合同。A银行东荣支行负有保护章文的资金安全,防止泄露其信息及密码安全等义务。章文也负有保管好银行卡,按照规定使用银行卡,谨慎注意防止密码泄露等义务。因此,对于章文的银行卡款项被盗刷,A银行东荣支行应负主要责任,章文也应对其疏于保管密码的行为负次要责任。因此,A银行东荣支行承担责任的比例以70%为宜,驳回章文其他诉讼请求。

 

争议焦点

储蓄存款格式条款的有效性

关于格式合同条款的界定,我国《合同法》有明文规定,该法第39条第2 款规定:“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由此可见,我国《合同法》采用格式条款而不是“格式合同”的概念,这是因为格式条款的含义比格式合同更为宽泛,且更能适应现实生活中格式化条款表现的复杂性,因为一些格式化条款可能不是表现为一个完整的合同,而有时是渗透在部分非格式合同中或者准合同化文件中。

本案例中格式条款的有效或无效为争议的焦点问题。A银行东荣支行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辩称其为客户办理的储蓄卡凭密码消费或者支取,在办理储蓄卡时已尽到充分的告知义务。但是法院认为,《中国A银行×××卡领用协议》关于“凡使用密码进行的交易,视为本人所为,由此产生的后果由本人承担”的格式化约定免除了银行责任,加重客户责任,属于不公平的格式条款,故而无效。法院裁判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以及该法第四十条规定“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

…………

全文请参照《银行家》杂志2014年第12期)

 

(作者单位: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