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杂志栏目
杂志栏目-> 思想平台
帕岸岛归来
作者: 余效诚 / 时间: 2014年 12月号

十一长假,自助深度游泰国,七天行程来去匆匆。无论是曼谷烈日下逛皇宫、小雨中漫步周末市场,还是清迈浏览古城、骑大象、漂流,苏梅岛观日出、潜水看热带动植物,以及吃泰国酸辣海鲜美食等等,泰国的风土人情,民俗文化,真个是百闻不如一见,印象深刻,旅途欢畅。不过或许是职业病,印象最深刻的还要说是帕岸岛深夜参加的满月节派对。帕岸岛,是一个从苏梅岛乘快艇也要50分钟才能跑到的茫茫大海中的孤独小岛。有千米海滩,随处可见普通渔村,细细沙滩。最近20年来这边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周期性自发旅游大聚会活动,世界各国的青年人在每个月满月之夜的几天,从四面八方结伴前来聚会,通宵达旦,唱歌跳舞,喝酒狂欢,热闹非凡。上网一查,这是全球三大锐舞派对之一,其他的分别是西班牙的伊维萨岛、印度的果阿海滩。名气之大,让我吃惊不小。

于是,一系列问题油然而生,以至从泰国回来这些问题也始终挥之不去,令我不得不继续思考追问下来:我们国家的海滩不需要这样的类似形式的旅游体验活动吗?我们那些海滩业主如果知道有这种形式的活动,一定乐不可支地等着数钱了。可是我们能搞这个吗?我们怎么才能把它搞起来呢?我们怎么才能把它搞好迅速实现这么大的规模呢?

“产业链”、“商业模式”这些词是我国改革开放最近几年才学会使用的经济管理学术语。没想到,在泰国一个小岛上,一个世界各国的上万青年人的夜间狂野的派对活动,让我又想起了这些词语。这究竟可能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让这个地方的企业主们苦心经营,形成了世界著名的旅游品牌?时间太短暂,我不仅被它神秘的商业模式吸引,也被它热烈的活动现场震撼。几公里长的沙滩上上万个年轻人彻夜狂欢、啤酒、歌声、舞蹈,这是所有人可以任意纵情自己,享受这个难得的宣泄心情的机会。据说这里被誉为是一趟“电音朝圣之旅”,何谓电音?虽然时间短暂,我还是了解了点皮毛,巨大的声响虽然现在的我不喜欢,但是我知道,如果倒退30-40年,我一定会喜欢,一定会和这里的人们一起狂欢,欣赏这个静闹同在的海滩夜间景色。它太远离我们熟悉的现实生活了。

回想起来,有几个印象深刻的场景细节,似乎终生难忘了:快艇有三十个座位,管理人员反复数着人数,从头到尾反复梳理着队伍形状,生怕队伍凌乱,自己数错了人数。人数这么重要吗?想想真的重要,万一在海上出现了状况,必许有人掌握所有顾客的资讯。每个人一定安排一个座位、给一个救生衣,不许穿鞋上船(好像是为了船上的卫生)。快艇速度很快,上下颠簸,水花飞溅,船后留下深深的水沟,白色水花远远伸展开,久久不能平复。夜幕中一座小岛在船头远方渐渐出现。灯光远近迷离,码头人头攒动。上岸后,每个人买了门票,给一个印花塑胶带,系在手腕上,上边彩色的满月节的英文字样,这是我觉得大家可以回家炫耀的小物品。不远有各种临街商店,门口各种小商品摊贩,销售各种首饰、衣服、饮品、食物和礼品。走出码头,来到小岛的街道上,喧闹的音乐逐渐充斥耳鼓。操着各种不同语言的各国青年人已经乘着各个方向的小船陆续来到这里,街道上越来越拥挤。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不同语言的世界各族青年,彼此虽未谋面,只要击节起舞立刻成为最好的朋友,音乐舞蹈是大家最好的共同语言。尤其临时化妆,无论男女,交流不需要翻译,一看打扮做派,就知道是来狂欢、唱歌、跳舞的。其他一切都是多余。让我感到新奇的是,有人专门为游客在身上绘画。我以为没人喜欢这个,没想到几乎所有的人都喜欢被画上各式图案,完全别成了另一个人。倒是我这个不喜欢被画的人似乎成了令人奇怪的另类。“你干什么来了?”,人们眼光中充溢出来这样的疑问。每个人都把自己画得千奇百怪。提供服务的人将各种图案样子画在一块巨大的黑色方布上,客人可以自选。颜色大多艳丽、醒目,有点灯光就能显得格外耀眼。一个啤酒小桶,几瓶饮料,价钱低廉。注定了富二代一般不来参加这个活动,至少中国富二代看不上这么低廉的消费价格和艰苦的旅途过程。来到沙滩上才知道,音乐声音来自巨大的高高垒架起来的黑色音箱,我不知道是谁购置的这些东西。一般是放在某一家酒吧门口,或许就是这家酒吧投资购置的音响设备。长长的海滩上每大约一百米放一组音箱,千米海滩上深夜中灯光音乐此起彼伏。每次走到一组音箱旁边,巨大的音响声音震得我内脏都要吐翻出来了,什么叫狂野派对,这回是从生理上彻头彻尾地了解了。

但是吸引我的仍然是那一堆问题,这么一个体验性产业,大家是怎么联合起来的?似乎又没有联合,只是各干各的,互不搅扰。但是给顾客生产的产品确实是:共同体验到的欢乐、舒适、随性、新锐、激情和时尚。地方政府在这里的角色是什么,具体干了什么,不得而知。我看见沙滩上偶尔有全副武装的警察,或许因为有警察,或许因为大家都是异国的陌生人,大家都很规矩;或许时间太短,我没有遇见打架的情景;偶尔有人特别动作,形似威胁,文化不同理解不同,大家也都尽量克制包容,不起冲突;每走不远,沙滩上都有一个个相同式样的垃圾桶,深夜时已经装满了废瓶子、烂罐子等各种垃圾。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再看见。哦!不,看见了不少青年人站在海水里,冲着大海撒尿,不管身后是否有女士,显示着顾客素质参差不齐,主办方厕所的设置似乎不够多。

我试着猜想,他们如何在几十年间逐渐实现现在的规模?必须经历哪些过程?每家企业可能经历了哪样的发展故事?我知道了这样一些常识,必须每家企业都善待所有的顾客,如果有一家和顾客发生争执都会影响小岛整体形象。这应该是大家的共识。必须适应消费者所有的合理消费要求,要为消费者设计好适应他们消费的商品,廉价的啤酒、饮料食物、纹身材料、各种式样的玩具等等所有细节。音箱大概是酒吧的投资,音乐的时尚和逐年的重复,实现了回头客的温馨体验,其他娱乐项目或许也是这样,在谁家门前谁家就负责请人维持,比如跳火绳,点火、摇绳子,摆案子,都要有专人负责,要支付人家的工资。那是这个企业不可多得的价值链,需要企业主精心呵护。

不难想象,这样的节日我们的海滩业主肯定是坚决支持的。问题是如何启动,如何合理安排分工、合作的方法。在帕岸岛形成这个规模局面人家是经历了20多年呀。上万人消费,每人十块钱一夜就是十万块。一小桶啤酒泰铢大约50块钱,一晚上那就是50多万元呀。还有汗衫、帽子、纹身、烤肉、首饰等等各种消费品。我们能不能也坚持这么长时间,每年坚持不懈扩大业务,保证每年客流不断。归纳起来似乎有三个问题:一是地方政府如何支持,如何管理,必须坚持扶持产业链的成长,而且有针对性的制订税收法律,以鼓励投资发展,还有建设起专门的执法队伍,在需要的最关键时刻,及时出现制止冲突,不需要的时候,警察先生们就悄悄隐蔽在那里,不出现,以免扫了大家的兴致。二是企业自身的价值链建设。体验经济企业产品的边界模糊,因消费者文化不同标准有异,必须提前学习、熟悉和掌握。每种产品特性不同,价值链构成不同。企业主不能轻视某些价值的存在,必须正视那些看起来傻的人和傻事,必须从企业价值链来平衡发展企业。比如必须像对待自己的朋友一样对待顾客,采用视客为友的营销方法。对待上帝的方法过时了。三是体验经济,包括艺术体验,比如音乐戏剧舞蹈话剧这些专业团体的演出。也有人文体验,比如天津的五大道、北京的小胡同,各种展览馆、博物馆。以及自然景观体验,比如黄山、泰山、九寨沟、张家界等等。如何放大正常的用户消费体验,因为这是一种体验别人生活的经历,有现实的,也有超现实的。作为经营者熟悉自己的生活,却可能难以了解不熟悉这个生活的人的兴致,企业的价值链建设必须围绕放大消费者体验实现管理。帕岸岛满月节是超现实的体验,经营者似乎格外了解消费者的需求,到处都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梦幻的夜晚。

体验经济产业属于文化产业,众所周知,任何产业都是诞生于相应文化氛围中的。农村文化中诞生了农业,城市文化中诞生了工业商业。那么文化产业的产业文化是什么呢?听起来像是绕口令,实际上任何产业的发展都会有相应的文化,我们不仅要从概念到实物要深入了解,而且还要从社会文化的成长和塑造维护好全新的产业成长的土壤。什么是文化产业的产业文化,我斗胆说点谬论,诚实守信是肯定的不能少的,保证商业信誉、发展流行时尚、创造酣畅激情,保护个性趣味,提供超前新锐,形成口口相传。这是一种文化,一种产业的文化。没有这种文化产生不了这种产业。地方政府也好,各级行政主管也好,必须清晰明确:产业发展需要产业链和价值链相互作用,必须在相应的产业文化的匹配的土壤中才会产生相应的文化果实。

我国改革开放,产业结构进一步调整,发展文化产业已经是国家的重要国策了。但是政府部门好象还不知道产业链如何建设。尤其我们的产业结构脱胎于计划体制,很多产业还没得来及健康发展,比如大家都知道,经营任何产品都要根据产品的市场真实价值构成来策划市场营销方案,但是我们的市场经济已经建设了将近30年,我们有了产品市场价值信息的生产企业了吗?我们过去有国家统计局,几年前有外国数据生产企业和中央电视台合作,调查消费市场的经营活动,但是今天文化产业的产业链的价值信息产品有人生产了吗?我们的剧本市场、演员市场、编剧市场甚至导演市场形成了吗?“冯小刚们”抱怨找不到好剧本,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剧本吗?不是。是我们没有形成剧本产业。日本卡通为什么能横行世界?因为他们的卡通剧本产业非常发达。韩国明星这么多,因为他们有专门的造星产业,这些产业都依靠产品价值信息市场的发达,令他们可以多层次、多角度地了解文化产品的价值真实市场构成,可以针对性投入资本,可以把无法定价的艺术体验变成有清晰金钱价值可以衡量的事物。银行贷款需要可行性研究报告、需要投入产出数据计算,我们的文化产业难道可以不计算吗?当然文化产业商品的精神物质双重性也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毕竟物质性的一面也不能否认呀。是物质就是可以计算的。艺术无价,市场可是有价的。只能从有价开始科学经营,来实现无价的成长和保护。美国家庭肥皂剧《成长的烦恼》依靠前几季的市场效果分析,确定了后边人物演员的调整,编剧的重新组合,使这个电视剧成为了十几年久盛不衰的吸金工具。专业的规模化市场价值产业产品是这种企业经营的不可或缺的价值链。李连杰到美国打拼,我们只知道他最终成功了,不知道其中数据的生产让这个亚洲明星很快成为西方文化经纪人不能小觑的市场价值潜值者。可叹的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至今几十年也没有形成这种文化产品市场价值信息生产经营的企业和专业产业。不仅是体验经济中的艺术体验部分。类似满月节这类的产品呢?我们更没有形成适应这个经济需要的产品价值信息生产企业,我们的产业结构真的还很不合理。

当然事情还有另一个层面,真有这样的企业给我们的企业家提供了一打纸,上边是重要的信息数据,我们的京剧团领导,著名景区经营者,饭店酒店的管理者会买下这几张纸吗?可能一张纸要一万元人民币。当年美国政府接到兰德公司的关于朝鲜战争中国肯定出兵的信息判断报告,对兰德公司上百万美元的要价嗤之以鼻,结果事情完全象兰德公司预见那样发展了,美国飞机制造商买走了这份报告,获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因为他们提前准备了足够的飞机材料,战争打响,美国一下子被拖进战争,出现了原来想都不敢想的战斗机巨大的需求。从此兰德公司也名震天下。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几十年了应该有自己的数据生产企业了,应该有各种经济行业企业价值信息生产企业为大家提供信息服务了。无论是传统企业产品的价值信息服务,还是体验经济的企业产品价值信息服务。

由此可见,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经济发展一二三产业是很不匹配的,犹如一个人的成长,人的头颅的直径应该是人体的七分之一。我们可以把腿比做第一产业。我们曾经有一条细长的腿——靠天吃饭的小农经济,即农业;一条短粗的腿——石油煤炭;如今我们在努力实现现代农业,并走出国门从世界各国采购原材料。我们可以把胳膊比做第二产业,我们曾经也是一个细长:简单手工加工业;一个短粗——高科技卫星原子弹。如今我们正在进行痛苦的产业结构调整,实现高科技产业、新能源产业。我们还可以把脑袋比做第三产业,据说我们的第三产业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七分之一,一个这么小的脑袋,瘸着腿走路,胳膊还那样的畸形,这个人能被人信任有足够与人交往的能力吗?好在如今我们有了三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好似我们有了一个储存了不少脂肪的身躯,假以时日或许我们可以令我们的肢体比例结构匀称起来,关键是要把脑袋,这个第三产业放大起来,尽快发展起各行业产品价值信息产业,尤其体验经济的产业产品价值信息生产。国家再专门扶持一下、培训一下我们景区的经营者们学会消费信息产品,用科学的信息产品作为原料帮助自己做好经营决策。或许未来我们的经济躯体有一个匀称健康的模样,或许我们的体验经济有一个健康的成长,我们也可以在我们的那个小岛上过过各种不同的清新的节日,宣泄一下我们的心情,放松一下我们的神经,享受一下海浪、月光、音乐和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