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杂志栏目
杂志栏目-> 特别关注
同业业务更趋规范化
作者: 车大为 / 时间: 2015年 2月号

银行同业业务就是银行利用其自身在网点、资金、系统、风险管理等方面的优势,为其他金融机构提供结算、代理、托管、交易、投融资等服务。其中同业投融资业务可参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影子银行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办发[2013]107号,以下简称127号文)中对于同业投融资业务的界定:“以投融资为核心的各项业务,主要业务类型包括:同业拆借、同业存款、同业借款、同业代付、买入返售(卖出回购)等同业融资业务和同业投资业务。”同业投融资业务原本仅限于金融机构之间的资金融通,但是近年来部分银行利用同业业务跨行、跨业、跨市场的灵活性特点,通过金融机构之间的同业投融资业务为实体经济融资,实现监管套利,进而使得同业投融资业务衍生出了为实体经济融资的功能。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同业业务发展迅速,从2006年到2013年,商业银行同业资产占总资产比重从7.7%提高到2013年的12.1%,同业负债占总负债比重从12.1%提高到21.8%,同时,同业业务对商业银行的利润贡献度也在不断增加。但是同业业务快速发展也给经济金融带来了一些问题,2014年以来出台的一系列同业业务监管新政对规范银行同业业务发展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银行需要重新思考同业业务的发展方向;同时,宏观经济形势和金融格局的变化也将为银行同业业务转型发展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

 

同业业务监管新政持续出台的背景

同业业务创新拉长融资链条,抬升融资利率。我国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偏高的根本原因在于隐性担保机制下,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及部分国有企业的资金需求特点与商业银行信贷投资的风险偏好相互匹配,形成“资金黑洞”,并对中小企业融资造成“挤出效应”,造成企业融资成本过高。与此同时,同业业务链条不断加长一定程度上也抬升了企业融资成本,具体机制如下:一方面,在隐性担保体制下,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及部分国有企业融资缺乏利率弹性;另一方面,随着监管法规的出台,金融机构为规避监管不断拉长同业业务融资链条,在体制内企业融资缺乏利率弹性背景下,各环节过桥方层层盘剥,最终将成本转嫁到体制内企业融资成本中,进而抬升经济总体的融资成本。综上,银行同业业务创新不是企业融资成本过高的根本原因,但是是造成企业融资成本抬高的重要推手。

投融资类同业业务削弱了货币当局对经济的控制能力。一是商业银行同业业务具有信用创造功能,影响了货币当局对货币供给的宏观管理。商业银行通过创新同业业务为实体经济融资,一般都是借短配长,在负债端通过滚动发行产品(存款或表外理财产品)获取资金;在资产端,则主要是通过银行信用维持企业长期融资,因而具有信用创造功能。二是同业业务改变了社会融资结构,削弱了货币当局通过控制信贷额度和信贷投向调节宏观经济的传统功能。目前社会融资结构中贷款占比下降到近50%,同时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票据融资等融资工具比重持续攀升,这其中有相当规模的融资是通过投融资类同业业务来完成的(如图1所示)。由于此类融资方式相对灵活,监管部门对这部分融资的控制能力有限。

同业业务创新加剧了金融风险。一是造成商业银行信用风险隐患。商业银行创新同业业务的一个重要动机是降低资本约束:通过同业业务为实体经济融资,将原本应该按照基础资产风险权重计提资本的融资项目以相对较低的金融同业的风险权重完成资本计提。这种掩盖真实信用风险的操作,容易造成银行业承担的信用风险超过自身承受能力。由于同业业务风险具有较强的交叉传染性,一旦出现不利的经济冲击,容易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二是增加了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隐患。同业业务投融资业务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流动性管理,然而由于近年来在投融资类同业业务利用同业和理财资金借短配长,打通了货币市场和信贷市场,增加了不同市场之间的风险传递通道,进而加剧了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

 

…………

全文请参照《银行家》杂志2015年第2期)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博士后流动站,交通银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