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杂志栏目
杂志栏目-> 话说当年
金秋十月忆征程 (2)
作者: 刘仁刚 / 时间: 2015年 2月号

编者按:2014101日,中国建设银行成立60周年。60年繁荣的背后,是建设银行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土到“洋”的逐步发展壮大的过程,在这个大行崛起甲子华诞之年,本刊推出一部60回的章回体“微小说”。

作者刘仁刚自1982年加入建行,至今已有32年从业经历,见证了建设银行从专业银行到国有控股商业银行的各个历史发展时期。从作者的言语与表达中,足以看出一名老员工对建设银行的赤诚和感恩之心。

而作者经历的这30余年同样也是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30年,作者在见证建行历史的同时,也见证了中国金融的改革开放。本刊将分12期(每期5回)来推出这部“微小说”,让我们一同来品读一下建设银行以及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发展纪实。

 

作者的话:

我们度过的一朝一夕,我们经历的一点一滴,我们发生的一事一幕,我们留下的一印一辙,组成了我们的历史;

这部历史没有粉饰,但生动感人;

这部历史看似平淡,但足够辉煌?/SPAN>?SPAN lang=EN-US> 

 

第六回

超概算,东方化工似违纪 

接圣旨,建设单位炸了窝

当年建设银行对建设单位的资金管理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拨付,另一方面是监管,现在看来后者作用能占六成。为了缩小差距,夯实基础,国家集中财力对能源(煤电油气)、交通(铁路、公路、民航、水运)、原材料(冶金、有色、化工、建材等等)等行业进行重点开发建设,同时施工组织上提出按合理工期组织建设,建设银行360余个专业支行数千名拨款员非常活跃。我当时负责化工行业,位于北京通州的东方化工厂尽管投资额不大,但因为是引进设备,产品又是先进涂料,所以列为重点项目。东四支行是经办行,杨华(现北京银建出租汽车公司老大)、吴伟(已离开建行)是与我年龄相仿的客户经理,我们一起摸爬滚打,起早贪黑,现场勘查,审阅资料,发现该项目超概算15%以上,而且一些列支是以外招为名。当时我们也很犹豫,但最终还是决定坚持原则,向上反映。回来后,我写了一期《建设银行情况反映》,没想到没过几天时任总理、副总理的批示就下来了。这下建设单位炸了窝,主管部门也炸了窝,我算把人家得罪了。当时也没考虑那么多,现在想想,建设银行因为履行职能得罪人绝不止我一个,怎么办呢?只能忠于职守了。

 

第七回

作钦差,一路南下查入库

经上海,难忘俭朴廉洁歌

安庆石化是国外引进的大型石化工程,按照国家规定90%的试车收入要上交财政。为了严肃财经纪律,防止地方截留和企业挪用。到了安徽,省市政府和主管部门都很重视,建设单位也积极配合,通过座谈、查账、了解情况,基本搞清了试车收入的实现、入账、上缴的真实情况。离开了安庆,我们又到南京,检查了南京扬子乙烯、烷基苯、栖霞山等几家企业的情况。

从南京到上海,算是途经,分行接待科长是位老同志,把我们引到一家三十年代老电影中方可看到的旅馆,印象最深的是睡榻旁有个洗脸盆,搭上一条毛巾,下边有一盒用过的香皂。寒暄片刻,徐科长从衣兜里拿出几张饭票,说,明早你们到行里食堂吃饭。尽管那时的风气很纯正,但我也觉得有点儿过了,带队的毕竟不仅是我们的老处长,他也是一位资历很深的老革命啊!

 

第八回

忘时差,维族家里出洋相

在迪化,八一宾馆留美谈

我所在的石化处副处长,是个"老石油",在新疆石油局工作了很长时间,他是大连人,日语很好,与我父亲还是同学。他经常跟我们谈起早年在新疆工作的往事,加上脑海里对新疆早有的向往,所以能与处长同去新疆,不仅是我们的心愿,也是平时与处长软磨硬泡的话题。

这一天终于来了。王处长带庄心一(现证监会副主席)和我去了新疆。4个小时的飞机,落地后他直接带我们到当年石油局的一位维族领导家做客,老朋友重逢分外热情,看得出他们的情谊不一般。晚上八点多了,我们都饿得不行,我们两位年轻人的肚子不争气,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当时不是我们没有礼貌,而是真的无法控制。但主人仍在聊天,一点儿没有做饭的意思,我们只能无奈地继续听他们神聊。其实,是时差与我们开了玩笑。主人开始做拉条子,怎么做也赶不上我们吃的速度。

回到乌鲁木齐,住在八一宾馆。我和庄心一同一个房间。看到洗手间里放有5个西瓜,一把水果刀,我们感到奇怪,这房间分明是有人居住啊!住了两晚,我们俩特意跟服务员声明:房间里的西瓜我们可没动,你们去查查房吧。服务员笑道,这西瓜就是给你们房客预备的啊!什么?我们大吃一惊,迅速跑回去,狼吞虎咽地把西瓜消灭了。新疆的西瓜,真甜,现在已经吃不到了。

 

第九回

小香槟,误喝一瓶误大事

查卫生,处长手套抹灰尘想起来可笑,怎么一瓶类似饮料的小香槟就能喝醉呢?当年食堂里卖小香槟,喝起来甜甜的,似乎成了职工午饭必买的一种饮品。但鉴于香槟二字的属性,我还是不敢越雷池。同志们反复规劝,让我尝尝,我喝了一口还真的好喝,像汽水。终于有一天,我经不住大家的规劝,鼓起勇气随大家一起要了一瓶,边吃饭边喝了下去。别人喝了都没什么反应,但我忘了自己没这基因,喝了以后慢慢觉得脑袋变大,脸色涨红,我甚至忘记了小香槟可是后反劲儿。那天下午正赶上处里开会,晕头转向的我尽力端坐,不让别人看到我的态。处长讲话开始我还清楚,后来就没印象了。忽然,一声严厉的话语传来,小刘,想睡觉回家睡去!这是处长发火了。事后想想他发火不但正确,而且也有实际意义,这声断喝当时把我给彻底清醒了。下班以后,我一直埋怨处里劝我喝香槟的同志:你们也太不厚道了,竟然让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就出了这样的洋相,领导要是当回事的话,还不影响到我今后的进步啊!没办法,想来想去还是怪自己。

处长很爱干净,经常批评年轻人不保持清洁,尤其是办公桌上的凌乱不堪,简直无法令其忍受。有一天,处长戴上洁白的手套,拉开一位年轻同志的抽屉一抹,结果可想而知,接下来处长都说了什么?你懂的。

 

第十回

大检查,财税物价全面清

四个月,足迹踏遍吉林省

1987年,国务院成立若干调查组,对各省市进行为期四个月的财税物价大检查。我们这个组成员六名,分别来自财政部预算司的张红兵、工商银行总行鞠天顺、国家物价局的小雷和建设银行总行投资部主任佟景新、投资研究所的柳作贤和我,佟主任任组长。我们这个组负责吉林省,大本营设在南湖宾馆,更多的时间则长春、吉林、通化、四平、辽源、延边、白山几个地市轮番跑。当时大检查的模式,是座谈、汇报、抽查、案例分析与定性,与主管部门以及地方政府交换意见,最后形成报告。

记得当时印象最深的,是时任吉林省政府领导都姓高。

我们检查历时四个月,从10月到次年2月。这段时间正好横跨东北的整个冬季,为了这次出差,我还特意买了第一件羽绒服和皮棉帽子。吉林的最为迷人的冬景莫过于小丰满水电站造成的雾凇,我只是在画报电影上见过,但在吉林四个月始终未能如愿。运气不好,留下了遗憾。

长春冬天室外温度零下25度,室内零上25度,温差50度,很难忘周末休息我们开着小气窗,穿着背心,欣赏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的情形。

(作者系中国建设银行总行机构业务部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