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杂志栏目
杂志栏目-> 宏观经济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作者: 王 剑 / 时间: 2015年 3月号

我国近年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本质为互联互通、互利共赢。目前海上丝路(一路)依然繁忙,但陆上丝路(一带)却基本荒废,因此,“一带一路”战略的重点是重振陆路。从经济运行的规律来看,启动一方经济首先需要打造贸易中心,由此必然导致大规模前期开发。本文主要聚焦于对于“一带一路”的金融支持,即大规模海外开发过程中的金融服务,且由于战略前期为开发阶段,这又决定了首要的金融服务只能是开发性金融。

 

“一带一路”战略的内在逻辑

战略构想

“一带一路”分别代表陆上丝路和海上丝路。古时我国与海外开展贸易的丝路,大致有三条:西北丝路(又分为南中北三支线,由西域通往波斯、阿拉伯、欧洲)、西南丝路(由云南通往南亚、东南亚)、海上丝路(由明州、泉州、广州三大港出发,通往东洋、南洋、西洋)。此次“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中,较古时新增一条北方丝路,即从北京出发经莫斯科去往欧洲。而古时的西南丝路未纳入此次“一带一路”,而是另外作为中印缅孟经济走廊战略。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本质是互联互通,并在此基本上达到互利共赢、共同繁荣,带动境内沿线省份和境外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其他中印缅孟经济走廊战略、中巴经济走廊战略、东北亚经济整合战略等也是同理,共同构成我国“互联互通”大国战略。而自大约中世纪后期始,陆上丝路因战乱等因素而中断,海上丝路重要性提高,尤其是近代西方开创大航海时代后,海上丝路愈加繁忙,而陆路基本荒废。因此,“一带一路”战略的关键点是重振陆路。

战略核心

重振陆路须遵循“贸易—物流—金融”的经济规律。如何重振荒芜多年的陆路,需要我们结合人类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简言之,生产力发展产生剩余产品,可用于交换,从而产生了贸易;剩余产品规模不断扩大,交换从本地扩展至外地甚至外国,所以有了物流,带动贸易沿线发展。而与贸易伴随的,则是金融服务的起源与发展。

从经济史来看,自从有了剩余产品,就有了贸易,人类因此从农耕经济中发展出商业经济。随着商品越来越多,贸易范围也从本地扩展至外地甚至外国,为实现这种远途的交换,需要运输商品,于是物流随之产生。随着贸易规模、范围的扩大,各类金融服务需求随之出现:异地贸易需要汇兑,跨国贸易还需要货币兑换,汇兑商手中沉淀资金(汇兑在途款)的出现使其有可供放贷资金,而专业商人、专业制造商出现后,也有信贷需求。金融业达到一定规模后,当地会形成金融中心(图1)。

因此,“贸易—物流—金融”是人类经济发展史上的普遍规律。这规律外在表现为,世界交通要道上的贸易中心,往往也会发展为金融中心,比如近代的例子佛罗伦萨,以及现代的例子纽约、新加坡、香港、上海等。

…………

全文请参照《银行家》杂志2015年第3期)

 

(作者单位:光大证券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