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民间融资发展探析—以岳阳为例
作者: 宾伟华 / 时间: 2015年 3月号

岳阳近年来民间融资快速发展

近年来,岳阳民间融资快速发展,根据人民银行岳阳市中支对辖内民间融资规模测算结果,岳阳广义口径的民间融资自2004年以来一直保持稳步增长趋势,但自2011年开始呈加速发展态势,2012年发展速度达到峰值,民间融资总额突破千亿大关,比上年增长近400亿元,占GDP比重也迅速由前一年46%跃升至56%2013年,民间融资总额虽然有所下降,但其占GDP比重仍然保持在50%以上的水平。

 

民间融资快速发展的原因分析

宏观资金面因素

2011年开始,我国银行业逐步遭遇资金紧张的困局,2013年还发生两次波及全国的“钱荒”,期间银行间拆借市场利率大幅飙升。为弥补资金的不足,商业银行一方面通过大量发行理财产品来弥补短期资金的不足。岳阳市中支2013年对全辖一项调研显示,2010年以来,岳阳各商业银行理财产品发行呈几何级数递增:2012年末理财产品累计发行量达到岳阳居民储蓄存款总额744.25亿元的45.16%,年底保有量占居民储蓄存款总额的12.35%。这些理财产品大都汇集到各商业银行总行资金池,由总行统一调配。

另一方面通过银行系统内资金上存渠道,对欠发达地区资金形成进一步的“抽血效应”。从下图可以看出,2010年以来,岳阳银行业一直保有较大数量的资金上存额,特别是在2012年,资金上存额达到495亿元,与贷款比例达到84%

这表明:宏观资金面越紧张,商业银行对欠发达地区抽血效应就越明显。产生这种现象的机理是,在宏观资金面紧张背景下,各商业银行普遍上调了贷款门槛,优先把信贷资源向发达地区和大型企业配置,从而导致欠发达地区和小微企业失血更加严重,进而只能求助于民间借贷。

政策调控因素

主要体现在房地产调控方面。我国房地产市场经历了长达十年的繁荣期后,房价收入比,房价租金比都大幅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这些因素与我国人口增长刘易斯拐点叠加,后段我国总体房价将不可避免地进入下降通道。对此,商业银行基本上达成了共识,并前瞻性采取了相应措施。部分商业银行自2012年以来就逐步收紧了房地产贷款,辖内某大型国有商业银行总行2014年下达房地产信贷规模,计划全国压缩200亿房地产信贷余额,其中湖南压缩约50亿元。同时,该商业银行还全面提高了房地产企业信贷门槛,规定必须满足1级开发资质的房地产企业,才可进行贷款。岳阳目前满足条件的仅1家房地产公司。该行2014年没有新增1家房地产企业客户。各金融机构普遍表示,下半年房地产开发贷款政策还将进一步收紧。

更为严重的是,2014年以来,全国普遍出现房地产滞销现象,据中科院报告,2014年上半年一线城市住宅月成交量51万平方米,同比下降大30.3%,降幅远超二三线城市平均水平。同时,20个代表城市房屋库存量也创出新高,出清周期持续延长。6月末,上述20个代表城市可售面积16834万平米,同比大幅增长29.6%,出清周期为18个月,同比延长8.6个月。从岳阳情况看,20141-5月,商品房销售面积为64.3万平米,同比下降30.8%;销售额为24.3亿元,同比下降17.6%。据岳阳市房产局有关人士预计,岳阳空置率大概30%左右,消化库存大概需要16个月左右。房地产本来是资金密集型行业,一旦银行银根紧缩和房屋滞销效应叠加,将给开发商带来巨大资金压力,将不可避免地依靠民间借贷。对辖内10家房地产企业调查显示,目前房地产开发贷款满足率不足20%,以岳阳2013年末22.5亿房地产开发贷款为基数进行推算,岳阳房地产行业民间借贷规模将在110亿元以上。

经济转型因素

一方面,新型产业和新型生产经营主体的发展产生大量民间借贷需求。由于这些主体处于发展初期,资金需求量大,但有没有合适抵押物,大部分资金需求只能依靠民间金融来满足。比如岳阳近年来各类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发展十分迅速,专业种植大户快速增长。2012年专业大户集约发展到3454户,种粮大户粮食年产量达23.4万吨,占全市粮食总产的7.43%;农民专业合作社井喷发展。2010年,全市有农民专业合作社382家,2012年发展至885家,两年内增加了503家,年均增长65.38 %;产业化龙头企业规模快速扩大。2012年年底,岳阳市规模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达560家,比2010年增加165家,年均增长7%;家庭农场有了初步发展。这些新型农村经济主体对资金需求十分旺盛,但由于没有合适足额的担保抵押物,不能形成有效信贷需求,信贷供求总量矛盾十分突出。据对岳阳市四家涉农金融机构的调查显示,2012年岳阳全市新型农村金融合作组织贷款满足率仅为59%80%以上的新型农村经营主体不同程度存在明显的资金短缺问题。如果按照59%的贷款满足率来推算,这些新型农村经营主体的民间借贷规模将达到33亿元左右。

另一方面,是由于生产要素持续上涨导致传统产业盈利能力弱化而催生的民间融资。一是劳动力价格持续上涨。国家统计局资料显示,自2009年以来,我国劳动力价格以年均13%以上的速度增加。人民银行岳阳市中支监测显示,20146月末,人行监测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长9.84%,劳动报酬同比增长12.5%。二是资金价格居高不下。据岳阳市民间借贷利率监测,6月份发生的加权平均利率达22.01%,最高的达36%。即使从正规金融贷款,小微企业平均成本也在12%以上。要素价格的上涨对辖内传统产业过去一直依赖的粗放式增长模式形成了巨大挑战,不少企业盈利能力、积累能力弱化,维护企业周转不得不依赖民间融资。这部份企业主要集中在传统的农产品加工行业。受此影响,以这些行业为主要贷款对象的金融机构——农发行信贷资产质量有恶化趋势。2014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达到20.85%,比年初上升3.75个百分点,同比上升1.78个百分点。如果农发行因为不良贷款居高不下而收紧对这些行业贷款,将进一步把这部份企业推向民间借贷市场。

金融发展滞后因素

直接融资较少,融资渠道有待进一步拓宽。虽然岳阳上市公司数量居全省第二,但大公司少、“小个子”多,企业股市融资金额不大,特别是证监会严格IPO审核以来,岳阳企业上市工作推进难度较大。同时,企业运用企业债券、短期融资券、集合票据等渠道融资的能力亟待加强。以企业债为例,2009年以来,湖南省企业债券发行规模一直稳居全国前三甲,特别是2012年,全省各地企业债券发行、上报、审批进入了一个新的高峰,但截止20137月,岳阳市仅仅成功发行3支企业债券,分别是市城建投09岳阳城建债、募资10亿元;城陵矶临港产业新区12湘临港债、募资10亿元;市城建投13岳阳城投债、募资18亿元,发行额度和发行数量在全省排第7位。

银行业金融机构偏少,间接融资渠道规模有待进一步加大。据20137月份一项统计,岳阳金融机构数目和种类在全省同等水平的市州中相对较少,仅有9家银行业机构(不包括村镇银行)、2家村镇银行,银行业金融机构明显偏少。这也是岳阳信贷总量长期徘徊在全省中游水平的一个重要原因。

民间融资中介机构发展催化因素

总体来看,2009年以来,岳阳市民间融资中介机构数量和规模发展速度较快。据2014年岳阳市民间投融资市场清理整顿办公室对岳阳市民间投融资市场的调查摸底,截止20149月底,在岳阳工商注册登记的带有投资、担保、融资、咨询字样的公司达到1390家,其中非融资性担保公司207家,担保类公司30家,投资公司442家,投资管理公司169家,投资咨询公司222家,典当行14家,寄卖行306家。207家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中,注册资本金共计27.7亿元,注册资本金最高为7800万元(湘阴民间金融有限责任公司,政府参股2000万元),最低为60万元。一方面,民间融资的巨大需求促使这些民间融资中介机构近年来的迅猛发展,另一方面,民间融资中介的迅猛发展又进一步推动了岳阳民间融资市场的发展。 

 

风险评估及政策建议

风险评估

总体上,我们认为岳阳民间融资风险达到较高水平,这也是政府和金融管理部门的共识。具体来说,有以下几点理由:

近年来民间融资案件呈高发态势。2011-2013年,辖内民间借贷涉诉案件每年增幅在25%以上,其中不乏影响较大的案件。

各类民间融资借贷中介发展过于迅猛且缺乏监管,存在重大风险隐患。从目前情况看,小贷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岳阳民间借贷登记中心归市政府金融办监管;典当行归属商务部门监管;寄卖行归属公安部门监管,而大部分民间借贷中介机构处于没有监管的真空地带。

从利率水平看,目前辖内民间借贷利率水平大概维持在年化收益率15-22%左右,远超出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水平。利率是风险溢价的反映,较高的利率水平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辖内民间借贷风险较高。

民间融资与正规金融风险关联度显著增强。对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调查显示,涉及民间借贷的信贷客户信贷风险显著高于平均不良贷款率水平:20142月末,各商业银行涉及民间融资的信贷企业共计27户,信贷资金3.26亿元,其中风险暴露的有8户,涉及信贷资金1.84亿元,由此形成不良贷款率为56.44%。而同期全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为9.55%,民间借贷企业信贷风险水平高出不良贷款平均水平5倍多。如果考虑到企业民间融资隐蔽性这一因素,这一比例会更高。实地调查中商业银行表示,80%以上的信贷风险都与民间融资有关。

政策建议

重点加大对民间融资中介机构监管力度,从源头上预防民间融资风险。

从宏观层面着力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发展普惠金融,完善金融配套措施,从根本上消除民间融资风险滋生土壤。

切实强化对客户民间借贷行为的监测,加强银行内部管理,从机制上防止信贷资金流向民间融资市场。

打造公共服务平台,强化对民间融资监测和风险评估,健全融资服务体系。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银行岳阳市中心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