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杂志订阅
文章搜索
杂志栏目
杂志栏目-> 文化休闲
台湾自由行(下)
作者: 高续增 / 时间: 2015年 3月号

阿里山森林公园一日游

七七级的大学生刚上大学不久几乎都迷上了从台湾传进来的一首流行歌曲——“高山青,涧水蓝,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从那时起,台湾的阿里山一直成为大陆青年人向往的地方,这次台湾自由行虽然时间紧迫,但是我们的主要目的地——嘉义市离阿里山景区仅70多公里,因此,阿里山之游则是此行必然要成行的一个目标地了。到台湾后,老伴一直努力寻找当地的阿里山的旅游团,终于发现了台湾交通部门组建的巴士观光车队,他们开设了八十多个景点的线路,其中阿里山森林景区民情文化观光一日游很适合我们,价格也很公道,每人1600元新台币。与观光巴士旅行社电话联系后,确定了会议结束后的阿里山一日游。

1117日一早,观光巴士准时到达酒店,一辆绿色的七人座的旅行车。车身上印着观光巴士的大字,观光巴士的孙师傅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着观光巴士的背心。我和老伴,还有同行的会议代表3,加上孙师傅的一位女助手,7人向阿里山行去。巴士师傅不仅负责开车,还担任导游, 一路上师傅热情地服务,介绍风土人情,我们也与两位导游聊着当前的台湾时事,聊着正在火热进行的台湾从上至下七个层次的选举。国民党和民进党的竞选,现在是民进党占了上风,女助手说自己是老兵的后代,父亲的家乡在山东,当年是国民党兵工厂的高级技术人员,随着兵败的国民党残部从大陆逃到了台湾,两岸通邮后,父亲带她回过山东老家,因此她宣称自己是爱国的,希望两岸统一。我不知道她是否是在有意讨好我们这些大陆客,因为听她说,她的子女一直受着西方式的教育,对于大陆情况一无所知,对于两岸统一这个话题也漠不关心。一路上通过与两位导游交谈,让我知道了台湾普通人生活的一些细节和不同群体的真实社会观念。一路行驶在阿里山的山道上,两路边的热带植物丛林郁郁葱葱,尤其是车到山顶上时,山涧的云雾漂浮在林海中,像是张大千的泼墨山水画描摹的仙境。

阿里山地区是台湾的重要林场,如今最享誉中外的是它的森林游乐区。此地地势高耸,空气清爽宜人,夏季气温较平地低很多,素以避暑胜地闻名。阿里山森林游乐区最高的海拔高度是 2200多米,四周高山环列,植被层叠,以日出、云海、晚霞、森林、登山森林铁路“阿里山五奇”闻名国际。而邹族原住民人文资源更增其观光魅力。阿里山一日游第一站就是游览邹族文化村。车子刚进村口,就看到邹族文化村口穿着民族服装的姑娘小伙端着各种当地特色食品、果品迎接上来,然后就是由一个小伙带着参观邹族历史展览,参观邹族老屋,观看民族歌舞,品赏当地特色餐,一切都是商业化的,流水线一般,凡是到阿里山游览的游客都要走这个游览程序,已经没有了原生态的古朴,只是一个对外开放的成熟的旅游产品。

一个必不可少的节目是穿着民族服装的姑娘小伙表演的当地风格的舞蹈。表演者们的长相确实跟我们东方人有些异样,原来,他们的血统中掺和进来了西班牙人和荷兰人的血统。遥想几个世纪以前,荷兰人打败了西班牙人,西班牙人根本没有办法返回故乡,只好躲进深山老林,融入当时还是“野人社会”的高山里的原住民群体。后来,郑成功收复台湾时又把荷兰人赶进了深山。从人类学角度上看,这催生出了新的一群DNA样本,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是想到那些败走山崖并最终老死异乡的西班牙人和荷兰人,真让我难以抑制心头的伤感和由此而生出的同情心。年轻的舞蹈者那粗犷的动作,夸张的表情,让我的心绪不禁又回到史前时期的残酷竞争中?。

下午一点,吃完午饭后离开邹族村,盘山公路绕了一个小时来到森林公园游览区门口。此时天上不时地落下雨点,乘坐景区游览车千回百转到了高山森林景区——高山植物园,本以为山高处可能会见到蓝天,没想到一到山上,雨下得更大了。

阿里山地区横跨了台湾森林垂直分布之热带、暖温带和温带,蕴藏丰富的森林资源,尤以桧木名闻国际,高大挺拔的桧木随处可见。红桧、台湾扁柏、台湾杉、铁杉及华山松被称为阿里山五木,柳杉为本区人工造林最成功的外来树种,沿森林小路漫山遍谷林木郁成奇观胜景。这里尤以桧木最为珍贵,当年日本占领当局砍伐了大量的桧木运回日本,如今只留下26棵树干歪扭的老树,树龄从数百年至数千年不等,成为一段历史屹立在森林小路边。山上有一座树灵塔,是为安奉树灵而建。树灵塔巨碑左右各有一棵古树,一是千岁桧,高40米,已有2000年高龄;一是光武桧,树龄逾2300年,都是红桧。这里建立了高山博物馆,博物馆外貌清幽淡雅,内部陈列有1912年开发初期所用的机器模型、极珍贵的各种高山草木标本、飞禽走兽、邹族山地文物、玉山和阿里山地理模型,很具观赏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阿里山素以花卉闻名,百花争艳中又以樱花称奇,早年既博得“樱都”这一雅号。3月中旬至4月中旬则有成片的樱树,遗憾的是此时季节不对,不能置身于樱花的海洋中,体验一下花仙的感觉。不过眼前雨雾中茂密的森林和充满热带气息的氧吧也足以让我们这些在大都市里生活惯了的人感到异常欣慰了。

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那座“功德碑”——琴山河合博士旌功碑。据导游介绍,琴山河合博士这位日本有识之士看到日本占领当局肆无忌惮地砍伐阿里山的数目,就结合当地的传说向当局进言说,阿里山的古树是有灵的,百年以上的老树都有灵,不能随意砍伐,这样才保住了现在我们能看到的茂密的林海,于是,居住在阿里山的民众为此给这位有良心的“环保人士”树立了这座功德碑——知恩图报的台湾原住民是多么质朴的一个群体呀!

在阿里山森林里有一座全台湾海拔最高的小学,每天有校车把孩子送上山来读书。这座小学的学生都是在游览区的职工子弟。由于上山下山太耗时,当地政府就在森林游览区建了这座小学。看到这座小学的孩子们,我的内心感受就是这里的孩子真幸福,能够在这么好的自然环境里读书。参观完海拔最高的小学,我们从森林小路上顺着窄窄的山路拾级而下,一路上欣赏着高大的“神木”。在阿里山葱郁俊美的大片森林中,以已逝的旧神木最负盛名,它不单是阿里山的地标,更是国际级的印象表徵。如今一代神木惨遭雷击而成为枯木,徒留神木原址遗迹供游客凭吊。取而代之的新神木群,多达20余株,树龄从数百年至上千年不等,此外,阿里山的名木还有以奇著称的三代木、象鼻木,和仅次于旧神木的小一号神木——千岁桧、光武桧。参观三代木和象鼻木的游客无一不在其下留影,成为游客自己的一座人文坐标。来到神木树下时雨还在不断地下,我们只好放下雨伞,在雨中和三代神木合影留念。

在森林景区中有个姊妹潭,这是两个相距不到10米的高山湖泊。相传有两位山地姑娘在此为爱而双双殉情,故此得名。姊潭呈长方形,中央设立有雅致的木造亭台与岸边相连,四周林木葱茏,百花盛开,令人向往。妹潭较小,仅为姊潭的八分之一,略呈圆形,终年不涸,水清平如镜。潭边还有三兄弟树及四姐妹树等小风景点。雨雾中拍摄下的姊妹潭朦蒙胧胧,雨滴打入潭中,洒出一圈圈的水波氤氲。所有拍照的游客全身上下都淋湿了,每拍摄一张照片都很不容易,在阿里山上拍摄的照片都是抢拍下来的,无摄影技术可言。

顺着森林中木栈小路一直走了半小时,下到森林神木火车站,赶上了下午4点最后一班从神木回到景区入口的森林火车。阿里山森林铁道被称为世界之奇,全长71公里,原是日据时代因日本人觊觎阿里山丰富的森林资源而兴建,铁道大都穿山越岭、沿着山壁或架空而筑,自海拔30米爬升到2216米,百步九折回旋于一座座巍峨的山腰间,为世界现今仅存的三条百年历史的高山铁道之一。浓雾中的松木,浓雾中的火车站都那么有境意。观光巴士的孙师傅特意带我们上了火车最后一节车箱,他很有经验,告诉我们在这节车箱里可以从后面拍摄到行驶在森林弯道中的车头和车身,取景绝佳。果然,在森林铁路中弯道行驶的火车穿梭林海中时的景观真有迷人的特殊魅力。

从阿里山下来不久天就黑了,孙师傅娴熟的车技,在盘山公路上行驶了两个小时,回到嘉义市,直接送我们到嘉新大酒店,此时的时间是晚上7点,结束了阿里山的一日游,下山的路上我们又看到了彩虹映衬下的晚霞,真是太幸运了。

到台北去看雨,到阿里山去看雾,我们都看到了。八天来的旅程和游览收获颇丰,满载着兴奋和硕果,以及记忆终生的宝岛美景,我们心满意足地踏上了预定的归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