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松成:我国经济已经企稳并开始上行

2022-10-26 13:42:54  来源: 新浪财经


作者:盛松成

 

  面对疫情、高温等不利因素影响,我国经济继续保持恢复发展态势。整体看,目前经济已企稳,并开始上行。一是宏观政策落地的效果日益显现,基建投资加速形成实物工作量,成为投资增长的重要支撑和经济回暖的催化剂。二是经济回稳向上的基础不断巩固,工业生产向好,制造业投资保持较高增速,我国产业链、供应链的优势在纷繁复杂的国际环境中继续彰显吸引力,对外贸易保持韧性。三是市场预期开始改善,反映在很多方面。如房地产融资环境趋于改善、市场逐步筑底,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加大,“放管服”改革持续推进等。企业预期改善将促进投资和就业,居民收入和就业预期改善有利于消费增长。

 

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二十大报告指出,“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高质量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推动高质量发展,需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增强国内大循环内生动力和可靠性,提升国际循环质量和水平。目前仍应将稳定预期、恢复信心和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这是释放内需的前提,也是宏观调控政策发挥作用的基础,更是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更好联通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重要保障。

 

一、我国经济总体已回稳向上

 

三季度当季,我国GDP增速达到3.9%,较二季度的0.5%提高了3.5个百分点。8月以来,多项指标就已经显示我国经济运行改善,9月份进一步上行。首先是工业生产向好。9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达到6.3%,较8月提高2.1个百分点。9月PMI数据显示,制造业重回扩张区间,大、中、小型制造业企业PMI全面回升,分别为51.1%、49.7%和48.3%,分别较上月提高了0.6、0.8和0.7个百分点,其中小型制造业企业景气水平由降转升。我国对外贸易保持韧性。1-9月,我国贸易顺差较去年同期扩大了51.5%。前三季度,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32.0%,拉动GDP增长1.0个百分点。三季度当季,净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27.4%,拉动GDP增长1.1个百分点。

 

从投资看,1-9月,我国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5.9%,较1-8月提高0.1个百分点,并且投资结构不断优化。其中,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20.2%,高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14.3个百分点。9月当月,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都实现了两位数增长,房地产投资降幅较8月有所收窄。

 

消费在波动中恢复。1-9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增速为0.7%,比1-8月提高0.2个百分点。9月当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2.5%,较8月5.4%的高点有所回落。三季度,服务业经济持续恢复,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1.2%,比二季度上升4.5个百分点。

 

金融数据也凸显了宏观调控政策效果。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总量加快增长、结构明显改善。9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2.47万亿元,同比多增8108亿元。其中,企业贷款同比多增9370亿元(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大幅多增6540亿元)。9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高达3.53万亿元,远超市场普遍预期。此外,M1余额同比增长6.4%,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3个和2.7个百分点,M1和M2的剪刀差也比8月份有所收窄,这表明企业和经济活跃度开始提高。金融市场利率则小幅回升。9月份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1.41%,比上月高0.18个百分点;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1.46%,比上月高0.22个百分点。市场的资金需求已有回暖迹象。目前上述利率仍大幅低于去年同期和政策利率。较低的融资成本有利于增加信贷、促进投资。

 

二、基建投资正加速形成实物工作量

 

企业中长期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中委托贷款大幅增加均与基建投资加速落地、形成实物工作量有关。相关数据显示,9月有超过1.5万亿元基建项目密集开工,包括多个总投资300亿元以上的大项目,涉及公路、水利、市政、产业园、港口等项目。与项目开工同步性较强的挖掘机销量,9月份同比增长5.49%。国务院9月28日召开的稳经济大盘四季度工作会议指出,“政策将在四季度发挥更大效能”,将为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投资提供有力支撑。

 

我国基建投资主要涉及交通基础设施、能源、农林水利、生态环保、职业教育和托幼、医疗、养老等民生服务、冷链物流设施,以及水电气热等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等。以水利建设为例,今年1-9月,全国水利建设完成投资8236亿元,创同期历史新高,同比增长64.1%。这些投资既是需要的,也是有效的。我国人均基础设施资本存量为发达国家的20%-30%,且城乡、区域发展差距仍然较大,因此我国基建投资仍有较大潜力。

 

专项债的支持不仅包括上述传统投资领域,还有所扩大,优先新增新能源领域的投资,如充换电基础设施,大型风电基地等绿色低碳能源基地,以及新基建领域的投资,如云计算、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基础设施,轨道交通等传统基础设施智能化改造,市政、公共服务等民生领域信息化项目等投资。

 

用于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总规模达6000亿元的政策性开发性金融支持工具已迅速落地。截至三季度末,国家开发银行基础设施投资基金已投放资本金3600亿元,支持项目超800个。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已于10月12日全面完成农发基础设施基金2459亿元的投放,支持基础设施领域项目1677个,涉及项目总投资近3万亿元。中国进出口银行目前也已经完成684亿元基金投放任务,支持114个重大项目,带动项目总投资近万亿元。此外,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10月底前,依法盘活地方2019年以来结存的5000多亿元专项债限额将发行完毕。

 

三、供需调控双管齐下,房地产市场触底企稳可期

 

房地产市场对经济的影响比较大。尽管我国房地产市场运行的底层逻辑已发生变化,不会再通过房地产来大幅拉动经济增长,但由于房地产业对我国经济的贡献仍较大,在行业下行期对GDP增长的拖累也较重。

 

目前,我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处于筑底阶段。我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同比降幅逐步收窄。9月当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金额同比分别下降16.2%和14.2%,降幅较8月收窄6.0个和5.7个百分点。近期,各有关方面集中出台了一系列财税和利率政策,主要着眼于需求端。例如,通过个税退税激励支持改善性住房需求,针对房价下跌城市阶段性下调首套房贷款利率下限,以及对于房价下降的城市阶段性放宽首套住房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下限。此外,人民银行还通过下调首套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支持刚需。不少城市地方政府出手收购商品房,作为保障安置和人才用房等,盘活房地产市场,加速楼市去化。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压实地方落实保交楼、稳民生的责任,房地产企业努力自救,都将有助于改善市场预期。

 

从供给端看,房企的融资约束也有所缓解。目前多家银行传达监管部门的通知,要求各地分行加大对房地产融资的支持力度,每家大行年内对房地产融资至少增加1000亿元,融资形式包括房地产开发贷款、居民按揭贷款以及投资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券。事实上,供给端舒缓已成为房地产市场回稳的一个关键。房企流动性改善将促进项目施工,对提振房地产投资、保交楼、稳民生都有积极意义,有利于房地产市场实现良性循环。

 

1-9月,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同比下降24.5%,降幅较1-8月收窄0.5个百分点。8月以来,房屋竣工明显提速。8、9月份,房屋竣工面积降幅已收窄至个位数,而7月份房屋竣工面积同比降幅达36%。房屋新开工和施工面积降幅虽然仍较大,9月当月同比增速分别为-44.4%和-43.2%,但降幅分别较8月收窄1.3个和4.6个百分点。

 

四、预期改善将释放消费潜能

 

根据人民银行今年第三季度储户问卷调查结果,居民收入和就业预期都有所改善。12.2%的居民认为收入“增加”,比上季提高1.4 个百分点;69.7%的居民认为收入“基本不变”,比上季提高2.2个百分点;18.1%的居民认为收入“减少”,比上季下降3.6个百分点。收入信心指数为 46.5%,比上季提高0.8个百分点。而就业预期指数上升至45.3%,比上季提高0.8个百分点。尽管储蓄意愿持续较强,但倾向于“更多投资”的居民占比增加至19.1%,比上季提高1.2个百分点;倾向于“更多储蓄”的居民占58.1%,比上季下降0.3个百分点。投资意愿的提升也表明居民预期进一步改善。

 

目前居民消费仍然谨慎。居民部门贷款,无论是短期还是中长期,都大幅弱于往年同期。1-9月,住户存款增量高达13.21万亿元,大幅高于2017-2021年同期平均的7.43万亿元和去年同期的8.49万亿元;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1-9月,住户贷款仅增加3.41万亿元,而过去5年同期的平均水平为5.92万亿元。

 

但从硬币的另一面看,储蓄增加意味着未来需求潜能的增加。如果能稳定预期、减少不确定性,充分发挥市场主体的积极性,那么这些被压抑的需求又会重新释放。我国进入中等收入的人口超过4亿人,形成了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从2012年的36.2%和39.3%,下降至2021年的28.6%和32.7%。可以说,我国国内大市场的潜力“呼之欲出“,而关键是提高消费者信心。

 

见微方可知著。前不久,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四次会议修订通过了《上海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其中,关于不再对设摊经营、占道经营等全面禁止的规定,一度引发广泛关注。越来越多的城市对设摊经营更为包容,这为民生提供了空间,促进了夜间经济和就业,是“放管服”改革的成果。

 

多方面分析表明,目前我国经济已经企稳并开始上行,但仍需重视改善预期和激发市场主体的积极性,促进消费持续增长,巩固经济回稳向上的基础。虽然今年面临很多超预期因素的影响,但我国经济韧性足、潜力大,经济增速在主要经济体中仍处于较高水平,仍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稳定器和动力源。应坚持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从而实现经济质的不断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长。 

  (作者中国人民银行原参事,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 

       

        本文原发于《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魏敏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