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创新论坛 | 上海信托黄伟:转型不是迭代 而是融合

2022-11-16 13:56:30  来源: 《银行家》微信公众号

   

2022年9月26日,由《银行家》杂志社主办的“中国金融创新论坛暨2022中国金融创新成果线上发布会”在京召开,本次论坛主题为“数字化金融创新:服务实体经济和产业振兴”,在主题为“数字财富管理”的圆桌论坛环节,上海信托私人财富部、机构财富部总经理黄伟围绕数字科技在财富管理方面的应用进行了主题发言。以下为发言实录。

 

“财富+数字”战略是顶层设计

 

信托公司到底是资产管理机构还是财富管理机构,一直存在争论。近年来,越来越多公司把大财富作为发展战略。上海国际信托在业内起步较早,从2002年设立第一单信托产品时就同步建立了财富团队,所以先有了机构,然后在理念上升华,并邀请一些外部战略咨询机构做了一些设计。2014年,我们提出“从卖产品向管资产”转型,锚定这个财富战略一直至今。

 

但是我们的数字化还存在短板,因为之前存在对线下财富的路径依赖,一直跟客户面对面线下互动、交流,直到2014年才开始实践数字化战略,2015年落地了ToB的数字终端,2017年落地了ToC的App。至此,面向客户层面、提升效率的基本设施已经搭建完成,但是更需要拓展的是协同和赋能,这两个功能现在还在推进过程中,需要整体性的数字规划,把资产端、财富端、内部管理CRM端等融合起来。中台的数据分析和对前台的支持正在加快构建。这就需要从“财富+数字”的战略层面来认识问题。目前比较好的一个实践是建立敏捷性、融合性的组织架构,在财富体系里设立互联网部——一个系统开发团队、融合为财富服务的IT队伍,外包力量甚至超过了科技部门,通过资源配置的倾斜,努力实现产品迭代、不断弥合客户的体验。

 

业务模式上,信托行业要发挥独有的属性

 

信托公司长期以来是产品为王,在1.0阶段采用“门店+工厂”的模式,即财富端“在前”是一个门店做零售,资产端“在后”是一个设计工厂做产品,各机构都在自有产品中摸索财富之路,积累客户和品牌。到了2.0阶段,市场上有机构提出打造金融产品超市,但银行可以做的产品图谱很广,信托有一定的局限性,做金融超市是有难度的。

 

总体而言,现阶段市场上的产品很多是同质的,超市中的商品其实没有必要那么多,信托可以发挥小而精的特点,严选策略,站在买方的角度为客户提供投资咨询服务。落脚点在于队伍思维理念专业化,客户经理采用投资经理的理性分析和大数据分析,然后通过专业的数据分析,让客户理性看待收益和风险问题,再运用智能化的系统来服务客户。

 

在提供资产管理服务的同时,信托可以通过数字化手段加载信托服务的独有功能。过去20年,信托更多地关注《集合资金信托管理办法》所规定的商事信托业务,忽略了《信托法》中的民事信托内容。服务类信托的时代已经来临,家族信托等成为各大金融机构战略中的重要内容。信托可以发挥SPV的架构特点,围绕个人、家庭、社会,围绕生老病死延展出来的投资、教育、养老、医疗、传承、公益等特殊目的,为服务类功能赋予更多财富至上的精神内容。尤其在数字化转型中,嵌入生态、场景、赛道等,不仅实现内部的协同,而且更广泛地连接生态的协同,将各渠道、各场景镶嵌进去,实现产品服务的开发迭代。经过多年的历练,上海信托的“信睿”家族系统已经实现了与其他机构的产品共生和数据安全共享,即将发布的“睿赢”家庭信托系统将通过数字化提供信托的普惠化。

 

数字化财富管理转型,其实不是迭代到3.0,而是在保留传统基础上的融合。利用积累20年的长期忠实客户基础上,站在买方的角度,通过数字化为客户提供更为智慧、更加丰富的综合化服务。上海信托提出:一要实现投资的厚度,反复考量风险回撤,给客户带来长久的正收益而不是销售最大化;二要实现投资的高度,高度不一定是高收益,而是建立起基准的概念;三要实现投资的长度,通过服务引导客户跨越至少三年的周期,去把握实现基准的机会;四要实现投资的温度,让服务能够匹配客户的需求,实现客户财富意志的体现和传承。

 

 黄伟系上海信托私人财富部、机构财富部总经理)

 

 

责任编辑:魏敏倩